武汉疫情关键阶段:将战“疫”进行到底
来源:武汉疫情关键阶段:将战“疫”进行到底发稿时间:2020-04-01 19:19:35


虽然“互联网档案馆”自称为数字图书馆,但它的运作方式不同于公共图书馆的电子书借阅计划。

中国派出的第二批抗疫医疗专家组携带大量意方急需的医疗救治物品,于3月18日抵达意大利,在疫情严重的伦巴第、艾米莉亚-罗马涅等大区走访收治新冠病人的医疗结构,向一线医护人员介绍成功经验,并为当地相关部门建言献策。此外,专家组还面向华人华侨组织多次线上、线下座谈,进行科普答疑。

作者、插画家贾雷特·J·克罗索茨卡(Jarrett J.Krosoczka)说,直到上周他的文学代理人与他取得联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许多书籍在“互联网档案馆”上是免费的。和许多作家一样,克罗索茨卡现在更依赖版税谋生,因为在疫情期间,他已经无法再从演讲活动中获得收入。

其中,3月26日、3月27日、3月29日首都国际机场CA934(巴黎-北京)、CA856(伦敦-北京)、CA938(伦敦-北京)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10名患者,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3月30日经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2020年3月30日7时至31日7时,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例、疑似病例2例。

这一举措开始受到了广泛好评,但问题随之浮现:疫情期间,实体书销量下降,许多作家也挣扎在收入锐减的泥潭之中。图书馆此时免费开放书籍的电子版权,让这些收入主要依靠图书销售分成的作家们境况雪上加霜。

“这是我赖以养家糊口的知识产权。我非常失望地发现我的书被非法上传到这项服务上。”克罗索茨卡说。

根据条款,公共图书馆付款给出版商,从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证。但“互联网档案馆”并没有从出版商那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而是更像一个线上运营的实体图书馆。“互联网档案馆”依靠捐赠、购买或通过与线下图书馆合作获得书籍,然后对这些书进行扫描,一次借阅给一个读者,为期14天。随着这一限制的取消,“互联网档案馆”现在的运作或多或少像一个免费的数字图书网站。

“互联网档案馆”的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勒(Brewster Kahle)在对此回应说,该组织是在听取了那些在学校关闭后,寻求更多远程教学资源的教师的意见后,做出开放其资源库的决定。他还表示,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免费提供的作者可以选择退出这一项目。

“‘互联网档案馆’的‘应急图书馆’对作家的版权掠夺,使已经处于危机中的作家境况变得更糟。”小说家亚历山大·契伊(Alexander Chee)在Twitter上写道。